懮风來

不混圈,不ky
无特殊情况所有tag不会超过24小时
每个人思维都不一样,ooc了别找我
不参与任何撕*抹黑他人
自由自在
互不打扰
只是写/画给自己开心大量同人圈令人心寒

他和他 (一发完

ooc请原谅
文笔堪比小学生(捂脸笑哭
求不骂
原著向
对不起我是个职业土吹!
很久之前写的,最近在改良文风,可能有些地方变得很奇怪
真心把握不好土哥,对不起我把它写崩了




卡卡西,我……死而无憾。


●启■旅行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我这一生最意外的,大概就是在在四站战场上遇见你了,更何况还是以双方都是活人的身份。

后来的旗木卡卡西,木叶伟大的第六代火影如是想到。

你知不知道,你把我拖进小黑屋……哦,就是神威空间的事情可把我给害惨了。四站结束后,鸣人他们缠着我问东问西,小樱和静音不停地跟我唠叨让我去检查……啧啧啧,就算知道是关心我也受不了啊。
嘛,虽然很感动就是了~
除此之外,最麻烦的大概就是任务报告了,你说木叶也真是,战争居然还要每人都得写报告……不过放心,虽然你和我的战斗过程我描述的相当详细,但那句话,我没有任何人说哦~

六代目轻抚着眼上的疤痕,轻叹着,带土啊,这大概是你留给我的唯一念想了

“卡卡西,我……死而无憾。”

对面的男人如是说道。那声音几乎微不可闻,像风吹过南贺川留下的涟漪,又像落叶飘落在慰灵碑。
感谢旗木指挥官灵敏的听力和高度集中的精神,让他不至于听漏了这句令他的余生遗憾万分……却又算了了半生遗憾的话。

“……哈?”天才如卡卡西亦是万万也想不到,四战的罪魁祸首之一,典型的宇智波疯子把他带入神威空间后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。

但他已经没有时间细想了
战斗早已开始,他必须做出决定

因为他是木叶的旗木卡卡西
因为他是宇智波带土

直到最后带土在他面前化作灰烬时,他才忽然明白,这是带土,给他的回答

也是,毕竟你已经不傻了
放心吧,这句话,我从没和任何人说过
但你这迟到的毛病最后还是没能改了啊。迟了整整十八年呐

为什么要说出来啊

可如果你真的从未说过,我也不会过得比现在好吧





卡卡西退休了,四十左右的年纪,却以年龄太大为理由,开始了他的养老生活……这么说好像有些不对,毕竟他既没有妻子,也没有孩子。
他去了很多地方,看了数不清的风景。
他见识过风之国的大漠孤烟,体验过水之国的潮湿多雨,为红土提过有关治理的建议,甚至去云雷峡听过比的rap……还有很多,很多。
我大约是享受的吧?毕竟那奔涌的瀑布美的令人震惊,生命的奇迹让人感慨,还有……
还有他曾经走过的路,即使他为了所谓的梦想脚步匆匆,即使他或许厌恶着这个世界……我还是……

我还是想走你走过的路,看你看过的世界


●承■咆哮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我乃十恶不赦之人
这一切皆是我咎由自取,自作孽,不可活。
更何况我本就无所谓生死。
不过,卡卡西那个笨蛋,真以为我不懂吗!

宇智波•贤二的三倍•谁也不是的男人•带土愤怒的在心里摔了一盘红豆糕






我知道自己这样做会让他痛苦-----------他就是这样的人,他一定会用一生去内疚

但我没有别的办法,我做不到






我对他说了,难以置信!我简直帅的难以置信!真应该让芦荟和老人斑来看看这历史性的一刻!我他妈都要爱上我自己了!这要放在以前,别说这个赝品了,就是琳和师母也得迷我迷的不行不行的吧!emm可惜你们都死啦!看不到啦!不然对面那个所谓贤十天才的表情绝对能亮瞎你们的脸!emmm只有我能看到,是不是超羡慕!

hhh看我多幸运,hhh我一点都不想哭

我高兴得很

………

很好,赝品。
我知道你很废,没想到你废成这样
你这样的垃圾除了我也没别的垃圾桶会收了。

你tm是不是脑子有病
我都要捅你了你tm也不防御!你搞这种门户大开的姿势是想干嘛!怕我写轮眼用多了看不清你的心脏在哪么?!我还没瞎呢!你知道我花了多大力气才把准头偏到你右边去的人么你这垃圾!还是说你在木叶清闲日子过久了看见我的好身材就想求屮么?!你这垃圾。。。

琳,你说,要是我们都不在了,他可怎么办啊……

愿意收他的垃圾桶可真不好找

啧,真疼。疼的想哭
你抖什么啊,真是的,我都没抖
你还真是有够差劲的,竟然还要一个心脏都让你捅飞了的恶人给你擦眼泪,你还真是……

琳,你说,要是没有我们,他可怎么办啊
……
切,真疼,我干嘛要想他啊,赶紧去把十尾收了才对

……

反正没有我

他只会过得更好

反正是最后了,任性一次也无所谓吧

我抱了他,只是一只手
可他却抖的几乎站不住,切,垃圾
靠在我身上不就好了

我开玩笑的,没有时间了。






所以说啊,不要这么没用啊,我都在你面前死过那么多次了,也不差这一次不是?别抖啊,把你那副表情收回去吧,你的学生们还在看你啊……至少在最后,给我留个好看的微笑吧。你看,我都给你这么阳光帅气的笑容了不是?

我也不想这么快就走啊,我还有好多话没说完啊,我还没告诉你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,还没安慰你别怕,还没让你别再淋雨看我们,还没让你别买红豆糕了……其实以前的我都吃了,只是吃之前换上了我买的摆在那,还有啊,你得结婚,还有,还有……

还有我爱你

琳,我说了你可别笑我

我后悔了

不是对这个世界后悔,是为我的自私

我毁了卡卡西






我以为自己绝不会后悔的

可我错了

我总是这样,本来就蠢,竟然还那么自以为是

如果能再来一次

我……

……抱歉啊,我……卡卡西……我果然还是会说出来吧,就像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月之眼

我真是恶心

可我做不到,我做不到啊

哪怕你早已让我厌烦不再是我所仰慕的高傲天才,哪怕这世界虚假的令人作呕,哪怕你拼上性命都要守护那么肮脏的村子与我对立,哪怕这从一开始就是错的。

哪怕你会杀了我。哪怕我会心甘情愿让你害死。哪怕我会毁了你。

我还是……

我还是不想你忘了我
我不要卡卡西忘了我
我决不允许旗木卡卡西忘了宇智波带土!

我爱你。

啊啊,我可真是个自私的人。但又有什么关系啊,不会有人知道的,你也一定会原谅我---------我就是知道!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一定会原谅我……

所以我有恃无恐,所以我无所畏惧

哪怕与世界为敌

只要我有你

你不能放弃我,求你


●续■罪有应得



踏过漫漫黄沙,走过粼粼波光,兜兜转转,他还是回到了这里。
木叶的天还是一如既往的蓝啊。

这里是一切开始的地方,也会是一切结束的地方。这是他们的原点,亦是他们悲剧的源头。

只可惜我是个男人,不然现在肯定会像文艺少女一样悲痛欲绝了 。像什么我现在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是你呼吸过的;对面孩子的奶奶你曾经扶过;还记得那家丸子店么?我们一起在里面吃过丸子斗过嘴;一乐的规模越来越大了,当年刚开张时我们还一起排过队呢,可惜最后也没能吃上……
是不是感觉每呼吸一次都像利刃划破咽喉,像硫酸腐蚀气管?但只要想到这痛是你带来的,我便心甘情愿哪怕痛到晕厥。
可惜了,我不是文艺少女。这么想着,已经走到慰灵碑前的卡卡西,突兀的笑出了声。
但那笑声就像掌中的沙,转瞬即逝。

他来这里做什么呢,带土的名字早就不在了。他的英雄,将他从黑暗泥泞中解救出来的那个少年,也早就不在了。
他的英雄,促使四战胜利,被世界遗弃却依旧原谅了一切不幸的英雄。

连骨灰都没能留下一把。
他还来这里做什么?

嘛,其实仔细想想,这都是你罪有应得。
你活该啊。

手里的红豆糕拎也不是放也不是,静默片刻,他最终还是把东西放在碑前,自己则靠上那个原本属于宇智波带土的位置,紧紧的,像要把自己塞进那磨的粗糙的空隙里一样。

抱歉啊,我这人又懒又笨,除了这儿,我实在想不到还能去哪里看你了。
其实也是习惯了吧,他自嘲的想,毕竟他坚持了十八年。
他忽然放松下来,紧绷的身体脱了力,顺着碑面缓缓下滑,双手抱膝。
他把自己团进了慰灵碑里。

安全问题他并不担心,这一路上一直都有暗部跟随着他,或许出于好意,又或许其他目的。谁在乎,他现在只想快点熬到年老,也免得再为自己失约找借口。

都无所谓了

更何况这世上再没有比这里还能更让他觉得温暖安全的地方了。

他把头靠在冷硬地石碑上,感觉就像埋进恋人胸口一般温暖。

有谁从背后拥抱着他,有谁用温柔的目光吻着他,巨大的暖意与安全感铺天盖地而来,砸的他措手不及。
意识模糊起来,他想睡了。

啊啊,带土,是你在看着我么?

我一定会做个好梦的。




●终■讲个故事


讲个故事吧,讲个故事吧。
从前有座山,山上有座庙,庙里没有和尚。
只有爱迟到的吊车尾
带土是来给卡卡西祈福的,这座庙破败衰落,可好歹佛像还在,他低头跪坐着,双手合十,虔诚的就像众人考试前祈祷试卷上的题一定要简单。
在腥风血雨中生存的忍者原本不该信这些莫须有的东西,他们该信的只有手中的刀,只有握紧他,忍者才能是忍者。
可卡卡西的病情越来越严重,下午时甚至对照顾他的宇智波带土说起了胡话,他便怀着焦急和迷茫来了这里。

那次真是险的很,卡卡西带着琳,水门照看着带土,兵分两路完成任务,各中冲突不必再说,只是结束后带土只顾指责卡卡西,水门和琳忙着劝说,卡卡西的伤也就无人注意。
对他而言,那不是什么大伤,掩藏的很好未被发现,回去也没有认真处理。
于是病来如山倒,一发不可收拾
水门忙得很,就拜托带土先去照看他
于是乐于助人的带土同学就去了
他多少是过意不去地,毕竟让他照看琳的是自己,责怪他没保护好琳,找他吵架的也是自己。可实际上琳只受了轻伤,卡卡西的伤口却严重到令人发指,而自己更是拖了后腿。
可要是直接找卡卡西道歉,那才是要了他的命。所以水门提出卡卡西需要照顾时,他才那么积极的跳了出来。
可现在他似乎更后悔了。
并没有他相信中的冷眼和嘲讽,卡卡西安静的躺在床上,柔软的发丝垂落下来,遮住了大半张脸,没有面罩,棉被拉的极靠上,挡住了精致的下巴。小巧的,脆弱的。
这是宇智波带土最怕的。
幸而这尴尬很快便被打破了,床上的少年转过脸来,一开口便是往日的神气,语调表情未曾变化分毫,连死鱼眼都张开到了日常的大小:你怎么来了。
“你以为我愿意吗?要不是水门老师的命令,我才不想看见你……还是说你想让琳来?我是不会让你占她便宜的。”
“……去给我倒杯水”
“哈?你这命令人的语气是怎么回事?你以为你是谁啊,我凭什么要给你倒……”
“这不是水门老师给你的任务么?快点完成它吧”
后面的话无非是后果之类,带土不想在听,只是切了一声便转身倒水,毕竟,他来这的目的可不是找卡卡西吵架。
“给”
“……怎么这么甜?”卡卡西好看的眉毛皱起来,唇上还沾着亮晶晶的水渍。
“我加了蜂蜜”顿了顿,他补充道“蜂蜜总是有很多好处的”
卡卡西看着他的脸,想说我不喜欢甜的,也想说你是不是不知道蜂蜜的具体作用?
可他最后还是全部喝了下去,说:“很好喝
“那当然,也不看看是谁做的!”说完,带土就接过杯子,跑去了厨房“你先睡会吧!”
伤口发炎导致的低烧让他头晕脑涨,呼吸不顺,即使带土不说,他也是打算继续睡的。
醒来的时候,他的面前已经被摆满了碗盘。
哦,还都是他喜欢的。
”醒了?那正好,快尝尝,带土大爷亲手做的饭!一般人可没这个口福”
“你怎么会想到做这些?”
“……你管我!”
卡卡西实在是不想和他争论什么,于是拿起筷子开始夹菜。
“怎么样?”
“难吃”
“你这人,说话怎么这样!”
“那你希望我怎么说?”
“你――”剩下的话已经没有机会见到这个世界了,因为旗木卡卡西夹起一筷鱼肉堵住了带土的嘴“什么味道,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?”
宇智波带土愿意对着红豆糕发誓,他会安静的吃完这顿饭不和卡卡西吵架,绝对不是因为对方说这话时眼里的温柔差点让他融化,更不是他忽然意识到这也算间接接吻。
……算了,还是换成秋刀鱼吧。
也许是午饭吃的太好,让卡卡西回复了些感觉,下午的时候,他开始浑身疼痛,低烧更是转成了高烧。
这可吓坏了带土。
无视卡卡西的抗议,喂水,喂药,冷敷,试体温……忙得他晕头转向,卡卡西也总算好了些。
带土给他换冷敷巾的时候,卡卡西盯着对方额头上晶莹的水珠,感受着他双手的温度,突然没来由的说了一句:“今晚月色真美啊。”带土疑惑的看向他时,他已经把脸转了过去,过长的发滑下来,挡住了他的表情。
“?!卡卡西你说什么胡话,现在才下午啊!太阳都没落哪来的月亮!你没事吧!”
卡卡西转过来看着他的双眼,过了很久才无奈又好气的出声:“我好多了,你先走吧”
“可你――”
“天很晚了,你先去告诉水门老师一声我好多了,剩下的明天再说”
“可――”
“别废话了快去”
不耐烦的,命令的语气又来了,就像上午的一切都是他的梦一样,宇智波带土突然感到莫名的尴尬和愧疚,就好像他做了什么过分至极的事一样。
但更多的还是悲伤。
他逃了。

“我希望卡卡西能快点好起来,希望他能永远向上午一样温柔,希望第六班能平安幸福,大家的关系会一直很好,每个人都强大而快乐,也希望水门老师和玖辛奈师母能如此,等他们有孩子的时候,我要第一个去看小宝宝,还有……”
宇智波带土非常认真的说:“我希望能一直和那个笨蛋在一起”。

讲个故事吧,讲个故事吧。
从前有座山,山上有座庙,庙里没有和尚。
只有戴面具的男人跪在几乎看不出原来样貌的佛像前,双手合十认真的说“这个秘密我只告诉你,我想把礼物送给他们两个,所以你一定要保佑我成功”。

在刀光剑影中穿行的忍者不该信这些,他们只需握紧手中的武器,只有这样,他们才能握紧自己的一切。
辕飞阿斯马在任务前拜了佛,回来了便再没有思维和未来。

讲个故事吧,讲个故事吧。
谁又走了阿斯马的老路?

the end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青少年谈恋爱嘛~就是这么别扭可爱
以及真心觉得土哥扒开外面的马甲露出来的还是那颗单纯真至的心(我形容不出他的好
也许在土哥心里,月之眼是最好的礼物?
最后,各位,顺手给个小红心或者写个小评论吧!有人教我怎么塑造土哥的形象也好啊

评论(2)

热度(36)